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列评析 > 民事案件

保底收益与利润是否可同时获取

日期:2018-04-16    作者:张道辉    阅读次数:    字体:[] [] []    保护视力色:       









    【案情】 原告张某诉称,2016年8月25日第三批与被告签订的《草鸡养殖合同书》,约定原告为被告养殖草鸡,并对鸡的品种、数量、养殖质量、回收价款及方式进行了约定,同时,约定被告按照保底价2.5元/羽给予原告收益。按照之前的交易习惯,被告对鸡进行打样后第二天就应该将鸡过磅调走,但是被告打样后三天才来调鸡,且调鸡又用去四天时间,由于在此期间需要继续对鸡进行喂饲料,导致鸡的料肉比增加(约定的料肉比超过2.55:1),被告以料肉比超过约定标准为由,拒绝按照保底2.5元/羽的收益给予原告价款。因为料肉比增加是由被告延迟调鸡造成的,况且也没有超过合同约定的高于同期其他农户的正常料肉比,因此,被告拒绝按照保底2.5元/羽的收益支付给原告价款的行为构成违约。而且料肉比仅超过约定一点点(本次料肉比为2.56:1即106400饲料÷41543斤鸡),被告扣除原告将近70%的收益亦显失公平。另外,2016年11月5日被告对原告饲养的鸡进行打样并收回药,至 11月11日回收结束,期间共死亡成鸡近百只,损失3038元(100只×成鸡均重4.9斤/只×6.2元/斤),被告应承担,而这些死亡鸡也要吃饲料(被告也没有配送过大鸡饲料),若要计算在内,其料肉比也会低于被告规定的料肉比。被告收购的鸡中被认定的次品鸡的毛鸡重量为972斤,并按照2.5元/斤的价格与原告进行结算显然不公,因为原告与被告合作养殖多批次鸡,此前没有次品鸡,而且此次比此前养的都好,收益却减少,因此鸡肉差价2640.7元(972斤×【6.5-2.5】元/斤)损失被告也应承担;鸡苗损失款1505元(301只×5元/只)是根据《养殖合同书》第5条约定,原告根据被告提供的药品及技术指导导致鸡死亡损失,应由被告承担。综上,诉请法院判令:1、被告向原告支付养殖保底收益(养殖收益)21925元(8770羽×2.5元/羽);2、被告赔偿原告鸡肉款及鸡肉差价、鸡苗损失合计7191.7元(鸡肉款3038元、鸡肉差价款2648.7元、鸡苗损失款1505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某公司在庭审中辩称:本案2016年8月25日签订的《草鸡养殖合同书》,双方已履行完毕并全部结清,为维护被告合法权益,维护养殖市场的公平公正,恳请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准确适用法律,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其理由:1、双方已于2016年11月16日对账,公司应付原告8764.2元,并经原告签字确认, 11月20日原告则领取了8764.2元养殖利润时,确认利润已结清、双方无纠纷,当日被告也退回原告的全部养殖保证金20000元。现原告又以同一事实向被告主张养殖利润,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其诉请依法应驳回。2、没有给原告保底收益奖励,是因为原告养殖鸡的料肉比为2.5612:1(106400饲料÷41543斤),超过了合同约定料肉比的最高比例,因此不享有取得保底利润的权利;3、本案是养殖服务合同,鸡的死亡在被告没有过错的情况下,由原告自担风险,被告承受市场风险,本案中被告在查看成鸡之后,将鸡调走运输之前,鸡的死亡风险由原告承担,原告主张被告在装车之前少量成鸡死亡由被告承担损失,显然违反合同和法律规定;4、原告作为养殖户,鸡的饲料(价格一致)选择权是属于原告,原告在合同范围内自行选择,被告从未限制原告此项选择权,原告以此主张所谓的损失,没有依据。综上,原、被告之间的合同已经履行完毕,被告不应承担原告的诉请。
    【审理】 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张某于2015年6月份开始为某公司养殖草鸡,某公司均承诺以鸡苗数按保底2.5元/羽收益结算,涉案前合同双方均按合同或承诺履行了各自的义务。但原合同没有涉及料肉比与保底收益之间相关联的内容。2015年11月18日张某作为经营者领取了营业执照。2016年8月25日张某与某公司签订了《草鸡养殖合同书(固定价回收协议)》(涉案合同),合同约定:某公司向张某提供品种为黄花羽公鸡,数量8770羽(俗称:只),苗鸡以固定价5元/羽,现场验收合格后签字确认;饲料为金豆品牌,价格为小鸡料144元/袋、中鸡料140元/袋、大鸡料140元/袋;某公司回收正品鸡按6.2元/斤,次品鸡按2.5元/斤,并根据市场需要按排上苗和销售,若市场行情有变化,某公司有权调整销售时间,张某必须配合做好回收工作,不得要求公司销售天数;某公司承诺,张某严格按照某公司要求饲养的,且保证在相同时期正常料肉比(不超过2.55:1)范围内的,某公司可以按保底2.5元/羽给予张某收益;结算及付款:成鸡过磅后双方在磅码单上签字确认,张张某凭《销售磅码单》和《养殖记录日志》到某公司结算,某公司有义务为张某在十天内结算来往账单,张某有权把利润部分结清,但养殖保证金部分到一年合同到期(双方约定合同有效期为一年)再由某公司支付给张某。张某致宝在饲养过程中不得高于同期其他农户的正常料肉比,否则,某公司有权取消张某的养殖利润;以及双方如在合作过种中产生纠纷,应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可诉讼到人民法院等内容。2016年8月27日张某收到某公司提供的苗鸡8770羽,并进行养殖,某公司向其提供饲料、药品等。同年11月5日某公司收到张某退回的立达康、必泰药品(各33代)。11月9日、10日、11日某公司分三天(四磅单)将张某所养鸡调完并经当事人签字确认。11月16日经算帐某公司出具对账单:本次张某所养且被某公司回收成品鸡(含次品鸡)计8469羽,总重量为41543斤(其中次品鸡重量为972斤),总金额为253970.2元,某公司提供的鸡苗、药品、饲料(1330袋×80斤/袋=106400斤)以及代扣费合计为245206元,相比,张某的利润仅为8764.2元,张某于11月20日在该账单上“客户签字”一栏签了“张某 2016年11月20日”。按此单计算张某本次所养鸡的料肉比为2.5612:1(106400斤÷41543斤)。同日张某凭《销售磅码单》和《养殖记录日志》将利润款和保证金全部领回,并出具了二份收条,其中利润收条的内容为“今收到芜湖华诚人民币(大写)捌仟柒佰陆拾元整,事由16年11份养殖利润(已结清、无纠纷)具条人张致保2016年11月20日”,同时还出具了一份退回养殖保证金20000元的收条给某公司。2017年1月11日张某诉至法院,要求支持其诉请。
    【一审裁判结果】 张某与某公司于2016年8月25日签订的《草鸡养殖合同书(固定价回收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合同签订后,张某按合同完成了8770羽草鸡的养殖义务,某公司按约进行了回收。张某按合同约定的“结算及付款”时间与方式,持《销售磅码单》和《养殖记录日志》到某公司进行了结算,并签字确认其养鸡利润仅有8760余元。该利润未达到某公司承诺的保底收益(涉案保底收益通常理解是如果养殖利益未达到【或超过】保底收益的,养殖户可以要求公司以鸡苗数按保底2.5元/羽计算向养殖户支付收益,两者择一)。此时,张某如果认为并要求某公司应按保底价支付收益,某公司若不同意,产生争议,双方均可依约定解决纠纷的方式,先友好协商,协商不成可诉至法院解决纷争。而张某却选择了领取养殖利润,并领回保证金20000元,这只能说明双方之间无争议或者即使有争议也已协商妥当,双方依据合同的约定履行完自己的义务,并已提前解除养殖合同,况且收条上注明“已结清、无纠纷”,虽张某对此注明提出异议,但未提供其它任何证据加以证明,因此,对张某的观点,本院难以采信。现张某却以合同显失公平和某公司违反合同相关约定,要求支持其诉请,本院认为即使合同有些内容可能存在一些不合理性、科学性,但是作为曾为某公司养殖过同品种鸡的养殖户张某,应该对合同的内容了解和认知。综上,张某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判决为:驳回原告张某的诉讼请求。张某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裁判结果】 二审法院认为:张某与某公司建立的养殖回收合同关系依法成立并合法有效,双方均受合同内容的约束。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本纠纷的保底收益与利润是否可同时获取。按双方合同的约定,对该保底收益的理解应为:当养殖户利润超过保底收益时,显然不存在领取保底收益。当养殖户未达到保底收益所约定的金额时,可以按保底收益的金额确定养殖户的利润,但显然不能再按肉和料的差价另行结算其他养殖利润,故一审法院认定二者不能同时领取正确。(二)张某能否领取本批次养殖的保底收益。按双方合同约定,确立了能够领取保底收益的条件为,料肉比不能超过2.55:1,而本批次张某养殖鸡的料肉比为2.5612:1,超过了双方约定的料肉比的比例,显然未达到那领取保底收益的条件,张某称料肉比计算有误,死亡的鸡所吃饲料应计算在料肉比内,张某养殖期内死亡的鸡无法形成鸡肉交付给某公司,死鸡养殖过程中消耗饲料造成料肉比增加的风险显然应由养殖户承担。故张某的诉求给付保底收益,因料肉比未达到合同约定的标准,应予驳回,张某的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张某其他要求赔偿损失的上诉主张,无合同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索引】 一审:(2017)皖0221民初827号 二审:(2017)皖02民终2057号 (芜湖县法院 张道辉)
主办单位:安徽省芜湖县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地 址: 湾石路与金辉路交叉口
皖ICP备13004557号-1
  • 芜湖县法院微信公众号芜湖县法院微信公众号
  • 芜湖县法院执行公众号芜湖县法院执行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