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列评析 > 民事案件

家事审判 小案细办

日期:2018-05-22    作者:超级管理员    阅读次数:    字体:[] [] []    保护视力色:       






“陶法官,我是老周啊,你还记得我吗,我老伴之前起诉要求我支付扶养费啊,我今天打电话是要感谢你,中院的法官说了,你处理的很好,我老伴现在终于不闹了。”听着电话里熟悉的声音,承办法官想起了一年前那对特殊的老夫妻。

刘某(女方)与周某(男方)系夫妻关系,19791116日登记结婚后开始共同生活。去年,刘某起诉至本院,要求周某每月支付刘某扶养费1500元。承办法官接收案件后接待了双方当事人。

经了解,刘某系一名农民,常年在家务农,周某退休前系一名乡镇小学教师。经过多年的患难与共,二人在湾沚镇某小区购买商品房一套。共育有一子一女,女儿系湾沚镇某重点小学的一名教师,儿子于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后高薪受聘于深圳市某知名航空企业工作,儿女均已结婚成家。刘某因多年操劳曾患有冠心病、席汉氏综合症等疾病,但子女承包了全部看病费用及生活费用。周某患有心脏病,现已稳定,虽需定期复查并用药,但有退休工资作为保障。刘某与周某家庭生活稳定,儿女孝顺,按常理说,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老两口完全可以享受天伦之乐,颐养天年。可随着儿女的稳定,刘某逐渐爆发出对周某多年来积压的情绪,刘某认为周某多年来爱好玩乐,对家庭贡献不大,尤其对自己更是关心不够,致使原告在繁重的家务中烙下了多种疾病。2016212日,刘某和周某在子女见证下签订协议一份,约定:家中房产及配套设施归女方所有,男方限期搬离共同住所;家中土地、田亩、公摊水塘以及附属树林等承包收入归女方所有;男方对自己的工资卡享有支配权。后周某依照协议搬离书香名第,在芜湖县某安置小区租住房屋独自居住。周某离家后,刘某的情绪不但没有得到缓解,更猜疑周某拿着三千余元的退休工资在外逍遥玩乐,于是一纸诉状将周某告上了法庭,要求平分周某每月三千余元的退休工资。

了解情况后,承办法官认为本案的重点和难点并非双方权利义务的划分,而是对刘某个人情绪的化解。由于刘某的性格比较特殊,说话本事跟着情绪走,喜欢斗气,只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问题,不认亲,儿女及家中长辈的好言相劝均不能打动她,不讲理,不懂法,报复心占满脑海,比较难做工作。面对这样的当事人,承办法官改变工作思路,分三步走化解刘某对周某的对抗情绪,首先对刘某的诉请进行冷处理,刘某急于要求法官开庭下判决,承办法官对判决闭口不谈,暂缓判决;其次注重倾听,引导刘某讲述矛盾纠纷的前因后果,让刘某尽情倾诉“委屈”,给刘某长期压抑的情绪有一个释放的机会,进一步消除刘某的极端念头;最后,与双方的子女联合,家庭里法庭内反复多次对双方当事人进行劝说,明确夫妻间的扶养义务不仅包含经济上的相互供养,还包含双方对家庭成员的感情投入,也即相互之间的换位思考和宽容付出,刘某与周某共同生活多年,现均已年老体弱,应互相照顾、关怀和体谅,双方在子女的见证下签订的协议已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了划分,刘某要求周某每月额外支付扶养费1500元,可能会造成周某生活上的困难,不利于家庭的和谐与稳定,两位老人对主审法院不厌其烦的做调解工作非常感动,但是,因为刘某性格固执,不肯让步,经过一个多月的调解工作都无法调和。最终承办法官根据刘某与周某生活的实际情况,驳回了刘某的诉请,刘某不服提起上诉,声称要诉至最高人民法院。但随着终审法院法槌的落下,刘某终于明白自己的诉求无理,不再胡搅蛮缠,于是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扶养费纠纷属家事纠纷,不同于普通民事纠纷,法院在审理家事纠纷时,除以裁决平息纠纷外,更应注重调解工作,引导当事人通过协商、和解等方式化解争议,不得不裁决时,也应着眼于家庭最大的利益,集法、理、情于一体,平衡好各方当事人的利益,家事审判,按照法条固然好判,可真要案结事了,离不开“小案细办”。(陶静波)

                               

主办单位:安徽省芜湖县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地 址: 湾石路与金辉路交叉口
皖ICP备13004557号-1
  • 芜湖县法院微信公众号芜湖县法院微信公众号
  • 芜湖县法院执行公众号芜湖县法院执行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