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列评析 > 民事案件

巧化共有纠纷 妙护同胞亲情

日期:2018-05-30    作者:超级管理员    阅读次数:    字体:[] [] []    保护视力色:       

   
   案件简介
:孙某英、孙某夫、孙某海系同胞三姐弟,分别出生于1940年、1943年、1957年,均已子孙满堂。三人的老母亲早已于2009年去世,老父亲孙某文于20183月去世。老父亲生前系某中学离休干部,去世后,芜湖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一次性发放死亡抚恤金18万元,该款汇至孙某文生前所使用的某银行存款账户,该账户的相关密码等取款手续均系由孙某海一人掌握。孙某英、孙某夫担心该笔款项被孙某海一人占有,遂起诉到法院,要求平分该款。

案件分歧:孙某海认为,自己系男性老大,尽赡养义务较多;且老父亲于当年将其顶职名额给予孙某夫,多年来孙某夫享受城镇居民的优厚待遇。据此,孙某海要求取得此18万元中的一半,即9万元,而其多得的部分,系孙某夫应当给予的补偿,大姐孙某英可得其应得的一份,即6万元。而孙某英、孙某夫认为应该平分该款。

案件结果:经法院主持调解,18万元抚恤金,孙某英分得5.5万元,孙某海分得8万元,孙某夫分得4.5万元。

调解经过:考虑到当事人特别是孙某英、孙某海均年事已高,此案是特殊类型的家事纠纷,主审法官认为,应致力于调解工作,力求达到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完美统一。

孙某海表示,调解可以,但是不进法院的大门。主审法官亦考虑到家事案件应尽可能地减少对抗性,以便更好地解决纠纷,最后将调解地点选定在为孙某英、孙某夫提供法律服务的某律师事务所会议室。

调解过程中,兄弟二人各执一词,法官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但三个老人互不让步,调解似乎陷入了僵局。于是,主审法官借接电话暂时离开十分钟,临走前,恳请三位老人能否各退一步。回到会议室时,法官欣喜地看到,三姐弟居然已达成了和解。大致情况是,孙某海主动退一步,只要求8万元;孙某夫也主动退一步,愿意给予兄长2万元补偿。至此,纠纷已经得到了解决:共18万元,孙某英分得6万元,孙某海分得8万元,孙某夫分得4万元。让法官感动的是,孙某英主动提出,从其应得的6万元中,取出5000元给予孙某夫,“不能让孙某夫觉得太委屈”。

签完调解协议,三人又心平气和地协商好了三年后老父安葬入墓地的事。看着这和睦的三位老人,法官打趣道:“如果今天你们三老就这个抚恤金的事没有处理好,到了老人的坟上,你们如何向老父亲汇报你们三人是怎么和睦相处的呢?”

调解感言:回想此案,主审法官认为,此案得以调解结案,有以下几点值得记取:其一,法官态度的诚恳,博得了三位老人的肯定。其二,对相关法律的释明,使得三位老人明白本案争议的标的系抚恤金,而非遗产,故不根据各人所尽赡养义务而定,原则上应予平分。其三,根据原告方申请,对涉案的银行账户采取财产保全措施。让原被告双方都明白,钱在这里,一切尽可以先谈;如调解不成,相信法院会有自已的判决。其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先人已去,姐弟均已年老,本应安享晚年、安享姐弟情深。今为抚恤金成讼,情何以堪?将来如何见先人于地下?三位德高望重,其所居住的地方如有民间纠纷,按民间习俗,可能被请出来做调解人。现在为这么个纠纷,让一个晚辈法官来调解,有可能还要判决,说出去,也不大合适。请各位老人能念及手足之情,并考虑各人生活的特殊难处,达成和解。

还有一点,也即那天造地设的十分钟间隔。可能是三姐弟认为,有法官在就是在打官司,是公事,公事公办;法官离开了,只是姐弟三人在,就是家事,是私事。而私事,就要考虑亲情,姐弟三人就要都有所表示,也即做出让步。

据此,法官认为,在调解家事案件过程中,如有条件,可以考虑暂缓调解,让各方有个回味的过程,也可以考虑给各方当事人单独直接面对的机会,以激发其天良。这样的处理,也许有助于当事人的和解,从根本上化解纠纷。(陶玉玲)

主办单位:安徽省芜湖县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地 址: 湾石路与金辉路交叉口
皖ICP备13004557号-1
  • 芜湖县法院微信公众号芜湖县法院微信公众号
  • 芜湖县法院执行公众号芜湖县法院执行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