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列评析 > 民事案件

“外嫁女”怕被殴打住妇联,法院妇联共同维权止“家暴”

日期:2018-07-30    作者:超级管理员    阅读次数:    字体:[] [] []    保护视力色:       
    近日,芜湖县法院与妇联依托多元化纠纷化解机制,在诉前与妇联快调联调共筑维权防线,曾经遭受过家暴的“外嫁女”李某某从面临家暴现实危险中解救出来,及时制止了可能发生的“家暴”恶性事件。

(案情回顾)

李某某系湖北人,其在上海读大学时与在上海自谋职业的秦某相识。因秦某比李某某大八岁,较为成熟,在恋受期间,李某某受到了秦某亦兄亦父般的宠溺,因而李某某大学刚毕业,就不顾家人的反对,只身一人追随秦某来到秦某的老家芜湖县,双方于2008年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李某某与秦某婚后初期感情尚可,但随着婚生女的出生,与秦某父母居住在一起的李某某因家庭琐事与秦某的母亲有多次口角冲突。在一起严重的口角冲突后,秦某为平息纠纷,就逼着李某某向其母亲道歉,李某某不从,秦某盛怒之下就对李某某大打出手,致李某某多处受伤,并住院治疗一个星期。其后,因秦某的诚意道歉和一再保证,同时李某某考虑年幼的女儿,就原谅了秦某,但这次“家暴”给双方的婚姻蒙上了一层抹不去的阴影。此后,秦某常年丢下妻儿外出谋业,夫妻聚少离多,彼此猜忌较多,感情隔阂进一步加大,但为挽救婚姻,夫妻于2016年又生育次女。但自生育次女后,秦某与李某某近两年一直处于分居状态,秦某对李某某及两个女儿除每月给付一定的费用外,其他一概不闻不问。近日,李某某又一次与秦某的母亲发生严重口角,双方因此还产生了一定的肢体冲突,秦某的母亲因碰撞受伤。当秦某接到其母亲的哭诉电话后,连夜从外地赶回,并在途中电话威吓李某某:“回来打死你”。李某自知有错,想起秦某曾经落在她身上雨点般的拳头,非常害怕再次被殴打,当天夜里就丢下两个女儿,只身一人跑出来,又怕被秦某找到,不敢拿身份证登记去住宾馆。万般无奈之下,李某某就睡到了妇联会议室的桌子上。

(案件处理)

当一早上班的妇联干部看到在妇联会议室睡了一夜的李某某,立即了解情况,并第一时间电话联系我院诉讼服务中心法官。诉讼服务中心法官与妇联干部火速通知秦某到法院的家事法庭进行案件处理,秦某来到法院,谈及其母亲被打,依然余怒未消,恶狠狠地盯着李某某,并且当着妇联、人民调解员和法官的面,扬言要给李某某好看,李某某吓得瑟瑟发抖。对秦某欲图对李某施加暴力的言语和行为,法官从反家暴法的相关法律规定给予严厉的批评教育,同时妇联也提出代为申请人身保护令,法官和妇联干部及时与秦某所在的村民委员会取得联系,希望能给予李某某帮助和处理。秦某在高压下也意识到自己家暴行为的危害性,保证无论案件如何处理,绝对不再对李某某动手。或许有人会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劝和不劝离是千年古训。但家暴不是家务事,它是家庭幸福破灭的直接原因,李某某坚决要求离婚且双方均没有挽回婚姻的想法,我们在充分考虑李某某家在外地的实际情况下,本着照顾妇女和子女合法权益的原则,就双方的财产和子女抚养问题作进一步协商,争取诉前调解。最终经过法官、妇联、人民调解员六个多小时“面对面”“背靠背”情、法、理相结合的调解协商,双方心平气和地达成了调解协议,诉讼服务中心当场制作了民事调解书。秦某当日给付了李某某前期应支付的15万元财产分割款。同时,法官从李某某的安全角度出发,请秦某将其小女儿送至法院,按调解约定交由李某某带回湖北老家抚养,至此,这起案件也划上了虽不算完美但有效制止“家暴”的一个句号。

(案件评析)

当前,家暴已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有统计数据显示,全国30%的家庭中,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每年有10多万家庭因家暴而解体,其中90%的受暴者是女性,而因家暴引发的刑事案件也呈攀升趋势。反家暴法规定,反家暴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国家禁止任何形式的家暴。因而法院作为执法者,我们责无旁贷要做家暴的“制止者”,而不是做家暴的旁观者,从而与妇女维权的“娘家人”妇联共同还家庭一片和谐蓝天。(立案庭)

 

主办单位:安徽省芜湖县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地 址: 湾石路与金辉路交叉口
皖ICP备13004557号-1
  • 芜湖县法院微信公众号芜湖县法院微信公众号
  • 芜湖县法院执行公众号芜湖县法院执行公众号